本網站部分功能不支援IE瀏覽器,請使用Chrome或Edge等其它瀏覽器。

陶冬:尋回了節操的央行們

  • By 陶冬 觀看人數: 3176
  • 2016-10-30


從歐洲央行到美國聯儲,甚至日本央行,近來竟一致止住擴大QE的腳步;
這些年來,央行政策受市場波動牽制,此刻看似守住政策節操的舉動,恐只是短期調整。

  最近好像幾大央行的口風都在變。年初時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號稱QE(量化寬鬆)無極限,但是他在最近的例會上卻沒有增大QE規模,也沒有延長買債時限。美國聯儲(Fed)核心高官先後指出近期重回漸進式加息是合適的,連最鴿派的地方聯儲官員也認為加息宜早不宜遲。
 
  被視為中國人民銀行喉舌的研究局首席經濟師馬駿,認為要抑制房地產泡沫、過度金融資源流入;記憶中這是央行高官首次公開稱房市為「泡沫」。日本銀行總裁黑田則對當前貨幣政策做出中期可持續性的評估。一時間央行們好像找回了節操,紛紛叫停進一步QE。
 
Europäische Zentralbank by MPD01605, on Flickr
 
  節操這東西,丟掉第一次,以後多數很難堅持。QE本是救急之策,慢慢變成主流貨幣政策,幾乎成為目前唯一政策選項。央行理論上應該獨立於政府,不過危機後各國央行基本上附屬於行政當局,保增長是政客需要,也成了央行職責。另外,這些年央行政策越來越受市場波動牽制,資產市場一風吹草動,貨幣政策馬上撲上救火。這種央媽心態下,很難想像政策節操可以真的維持住。
 
  堅持政策節操,不僅需要決心,更需要一個支援的環境。如果經濟真的出現起色,則貨幣政策有機會走向正常化。但是惟有改革才能取得可持續的增長,改革勢必觸動既得利益集團,勢必激起選民風暴。筆者暫時見不到各國如何打破改革困局,沒有改革,就只能依靠貨幣政策「吊鹽水」。
 
  在筆者看來,目前既沒有見到央行重守節操的政治意願,也沒有出現守住節操的客觀環境,央行們目前所為,不過是短期、技術性的調整。
 
  G20峰會上各國領袖明確表示,除了貨幣政策,需要推進改革政策和財政政策,這對央行不啻是一個好消息。QE政策在部份過家已接近彈盡援絕,而且對實體經濟的刺激效果很不理想。此時此刻停頓一下,給行政當局施加壓力,不失為明智之舉;不過策略性地表示「我要節操」,與年復一年地堅持貨幣政策獨立性,根本是兩回事。
 
  央行拾起節操,為它們鼓兩聲掌;至於立牌坊,需要多觀察兩年。
 
本文取自今周刊1030/陶冬《尋回了節操的央行們
※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