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今周刊

陶冬:大數據背後的農民工流向

標籤 : 理財,今周刊,大師觀點,陶冬,中國,農民工,製造業,城鄉結合部,消費降級
觀看人數 : 445 , 回應 : 0



 

與上一代相比,新一代中國農民工更看重尊嚴、家庭,
造就了「鄉村就地就業」的新趨勢,也為中國消費市場提供新的增長點。

  中國的出口製造業正面臨艱難的轉型期,這已經不是什麼祕密。飆升的勞工成本和環保成本,加上高企的人民幣匯率不斷蠶食出口商利潤。近來的貿易糾紛,進一步加快生產鏈外移。經濟學家和業界人士預測2019年春節後會有不少出口型製造業關廠,也觸發對就業問題的擔心,中國政府將「穩就業」提高到空前水平。

  大數據顯示,農民工返鄉過年的啟動時間去年十二月已開始。建築業與製造業景氣不足,臨時工找工困難,大家索性提早返鄉。大數據顯示,今年春節,廣東省滯留未歸的農民工人數比往年多,主要是害怕一旦離開現有崗位後,春節過後尋找工作不易。

  然而,製造業農民工市場供過於求的現象,這次並沒有出現。當然,部分出口製造業工人轉行進入服務業,倚靠內需市場,為節後歸來的農民工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分流。有趣的是,大數據顯示,有大量農民工春節過後根本沒有返回城市,而是留在當地就業了。今天在上海、深圳這樣的城市,每天150元人民幣工資是很難招到低端工人的。

  鄉村就地就業,成為農民工勞工市場一條新的風景線。國家和國企的大量投資,為鄉村與城鄉結合部(編按:都市邊緣地區)製造出新的就業機會。相對於大城市,那裡的工資仍低出二至三成,但農民工離家近了,工作的同時享受到部分的家庭生活。
 
  新一代農民工與他們的父輩相比,對尊嚴、家庭看得更重,所以哪怕工資低一點,但因生活成本也低一點,生活素質反而更高,越來越多人選擇接受。如果以後在農地流轉上面再出現新的變化,他們的生活可以變得更好。

  農民工就業流向上的變化,為中國消費市場提供新的增長點。四五線城市與城鄉結合部出現了新的消費者群體,他們的收入水平相對較低,但是規模龐大,增長迅速。這給吹著消費降級之風的傳統消費市場,帶來一股新生力量。這個市場的商業滲透率較低,服務素質參差不齊,但又沒有太多舊的商業模式的桎梏,顯示出新的商機。

  四五線城市與城鄉結合部地區,目前的就業市場似乎還靠政府與國企的資金投入拉動,如何就此變成可持續的民營企業主導的新增長模式,還需時間來證明。政府倡導的鄉村創業能否形成新的浪潮,也需要時間來檢驗。不過,過往三十年的歷史表明,農民工聚集的新去處,往往是經濟加速發展、湧現增長新機遇的地方。
  
  中國經濟正出現消費分化的新情況,其中一個趨勢,就是在傳統城市部分產品的消費降級,四五線城市與城鄉結合部消費升級並存。農民工就地就業,可能在經濟與社會許多方面影響到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

 
本文取自今周刊1159/陶冬《大數據背後的農民工流向
※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