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今周刊

陶冬:平成之殤

標籤 : 理財,今周刊,大師觀點,陶冬,日本,安倍晉安,日圓
觀看人數 : 316 , 回應 : 0



 

日本平成時代即將結束,但抑制日本經濟復甦的負面因素卻沒有因此消失,
回顧平成時代,日本的經濟,敗在三件事情上。

  一九八九年元月,明仁天皇登基,日本進入了平成年代。當年十二月日本股市見頂,之後輾轉下跌。平成三年,日本房價開始下跌,日本經濟從此委靡不振。中間雖然出現過Big Bang銀行改革等舉措,但經濟卻沒有可持續的起色。現任首相安倍晉三在第二次上任之初,打出了「安倍經濟學」,試圖通過改革的三板斧,扭轉通貨膨脹預期,將日本拉出持續委靡的狀態。迄今安倍成了日本戰後最長命的首相,但是他改變通貨膨脹預期的承諾卻漸行漸遠。明仁天皇今年五月退位,留下的歷史遺產就是平成失去的三十載。

  平成元年,筆者去日本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房價只升不跌。數年前筆者去日本買房,日本朋友們一致認為房價會跌。這個就是通脹預期,這個就是日本人的信心,這個就是平成之殤。

  平成的日本,敗在三件事情上。

  第一件是銀行改革。其實房地產泡沫在世界歷史上比比皆是,不過是經濟週期走到尾聲的一種正常調整,在經濟學上叫市場出清,根本不是日本的獨家現象。日本的問題出在房地產崩潰之後,政府在處理銀行壞帳上不得要領,銀行改革一拖再拖。金融乃是經濟的血液,血液無法流通,經濟組織必然遭到不可逆轉的壞死,令日本經濟長期在週期谷底徘徊。

  第二件是產業輪迴上的誤判。九○年代美國企業選擇了互聯網作為下一個趨勢的抓手,日本企業選擇了機器人。三十年後IT滄海桑田,早已成為拉動美國經濟的主要產業,日本的機器人卻仍然停留在唱歌、移動的「玩意兒」階段,日本企業在3G、4G時代乃至5G時代,與世界領先企業之間越來越大的差距,凸顯日本產業政策的失敗,投影下企業競爭力的窘困,折射出經濟前景的困境。

  第三件是人口老化和消費陷阱。日本的黃金時代在昭和時代,不僅企業出色,工人也很優秀。終身就業帶來企業與個人的齊心協力,由此又帶出消費的興旺。然而,隨後日本進入人口老化週期,消費增長鈍化,企業生產線外移,就業機會進一步流失。安倍當年的日圓貶值政策,曾經推高了企業盈利和股價,但是大公司對持續增長沒有信心,於是本土工資增長遠遠落後於盈利增長。就業市場不景氣,年輕人找到的淨是臨時工,宅男一族湧現,需求出現螺旋式下滑。

  平成時代即將過去,但是抑制日本經濟持續復甦的負面因素卻沒有因此消失。日本剛剛過了零利率的二十周年紀念日,這在世界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希望不會有三十周年紀念。
 
本文取自今周刊1157/陶冬《平成之殤
※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