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今周刊

陶冬:美元,新的宏觀變數

標籤 : 理財,今周刊,大師觀點,陶冬,美國,美元
觀看人數 : 652 , 回應 : 0



 

美元指數勢如破竹,資金回流,有利於美元區資產及美國經濟,
歐中日英的貨幣政策,勢必因應調整,未來風險資產市場將如何動盪?

  美元匯率最近很強,美元指數勢如破竹,一舉拿下九十二關口。美元的強勢反彈,折射著全球經濟的此消彼長和資金風險偏好的變化,今後何去何從,對全球流動性影響頗大。
 
  金融危機後的幾年,全球匯市經歷過一段「比爛」的日子。各國央行爭相通過口頭干預和政策導向,推低本國匯率,攫取出口動能,為爭取經濟增長不惜以鄰為壑,美元、歐元、日圓各自上演了一齣暴跌的戲曲。
 
  如今,不僅金融市場形勢穩定了,各國的經濟也擺脫了危機狀態,牽動匯率的主要因素也轉向經濟基本面。不過,這裡的基本面不是經濟實體本身,而是市場對經濟變化的預期。在過去一年,美國經濟表現不錯,聯儲也率先加息,但是美元匯率卻不升反跌。因為美國經濟和貨幣政策走向,已在市場意料之中,已表現在資產價格中,反而歐洲、日本的經濟回暖出乎市場預料,歐洲央行、日本銀行聲言退出QE計畫出乎市場預料,於是歐元漲、日圓漲,美元顯得憔悴。
 
  最近的經濟形勢出現了變局,歐洲、日本的增長勢頭放緩,ECB(歐洲央行)和BoJ(日銀)在退出QE的時機和力度上口風有變,英格蘭銀行加息舉措也被迫推遲,中國人民銀行甚至部分下調了存款準備金率。全球央行的貨幣環境正常化聲浪轉小,美國的加息舉動就顯得更加突出。
 
  2018年的一個突出特點是意外增多。經濟數據意外頻生、央行政策更不可測、地緣政治變數極大、市場波幅直線上揚。這些改變了市場的風險——回報預期,改變了投資者的風險偏好,資金湧向美元資產。去風險、去槓桿之下,套利交易大量平倉,美元回流。另外川普的稅改,對美國跨國公司滯留海外的資金實行稅務大赦,美元回流。
 
  筆者認為美元的中期反彈還在持續,當然中間會有技術性回檔。至於美元的長期走勢,筆者相信取決於川普政府如何控制雙赤字(尤其是財政赤字),取決於美國經濟如何恢復國際競爭力,取決於全球增長潛力的消長,這些都需要進一步觀察。
 
  不過美元的突然反彈,已經帶來一系列的市場影響。資金回流,利好每元區資產,利好美國經濟。歐中日英的貨幣政策,都必須做適當的調整,以應付流動性上的短缺。至於小經濟體則受到資金流出的直接衝擊,阿根廷在兩周之內將利率提升到40%的水準,幅度頗為誇張,但是卻反映出資金走向逆轉後,新興市場國家的一種尷尬。
 
  美元走勢,是未來十二個月最大的宏觀變數,是風險資產市場的一個新動盪源頭。

 
本文取自今周刊1116/陶冬《美元,新的宏觀變數
※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

延伸閱讀:
陶冬:拋售美國國債,靠譜嗎?
陶冬:貿易戰與重構多邊貿易組織
陶冬:中美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