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台北金融

從川普稅改,思考台灣備戰對策

標籤 : 台北金融,林嘉焜,稅務,川普稅改,美元指數
觀看人數 : 301 , 回應 : 0
  當年,政府為打壓房市投機炒作,自 2011 年 4 月 20 日實施全球最嚴格的「資本計提標準」,要求銀行將房地產放款及股票之「投資風險權數」提到高水準。終於在 6 年後,金管會今年 10 月 31 日宣布調降,如下表。(自 2017 年 12 月 31 日起生效)

投資風險權數

  例如自用住宅的風險權數是 45%,表示銀行貸款出去 100 元時,有 45 元就要列入風險性資產。若降到 35%,表示銀行的風險性資產可以減少 10 元,改善銀行的資本適足率,或增加銀行放款胃納量。房貸業務就不再是高耗資本的商品,有助銀行增加房貸放款的意願,或是更有餘力去承做高風險的放款、希望提升獲利。例如,這回非自用住宅房貸調降幅度較大,若有銀行承做房市投資客者,受益會較大。

  預估銀行業可能因此增加近 1.3 至 1.8 兆元的放款業務空間,造成台股及房市資金充沛。但是,目前銀行房貸市場競爭激烈,5 大銀行新承做房貸利率,2017 年 9 月已經下探到 7 年新低的 1.633%,已經是史上次低。風險權數再調降後,房貸利率可能看到 1.53~1.55%。為何政府此時還要讓放款利率再破底,金管會此舉是要讓房價及股價上漲嗎?或者為股市護盤,準備銀彈?

  若是政府未雨綢繆,正為 2018 年的股市護盤做銀彈準備,潛在的利空因素為何?難道是美元的匯率走勢,出現轉折點的顧慮!
 

川普稅改 可能帶來其他地區的經濟危機嗎?

  話說美國曾在 2004 年推出企業減稅,吸引 3600 億美元匯回美國,促使 2005 年美元兌一籃子貨幣升值 13%。再往前看,前美國雷根總統於上台第一年 1981 年推行美國史上前所未見的減稅法案〈1981 年經濟復甦法案(Economic Recovery Tax Act of 1981)〉,該法案將所得稅最高級距的稅率從 70%降到 50%,並將資本利得稅降到最高 20%。到了〈1986 年稅務改革法案(Tax Reform Act of 1986)〉,再將所得稅的最高稅率從 50%降到 28%。

  美國經濟在歷經 1981-1982 年的衰退後,於 1983 年開始大復甦。1981 年 7 月,當時的 Fed 主席沃克爾將聯邦基金利率從 1977 年 4 月的 4% 調升到 22%,成功抑制通貨膨脹。而利率提升和經濟回暖帶動大量資金回流美國,美元指數大幅走強,從雷根總統於 1981 年 8 月 (美元指數 110) 簽署 1981 年經濟復甦法案起,到 1985 年 2 月創下美元指數的歷史最高位 164,漲幅達 50%,出現美元歷史上最強的走勢,資金回流美國還引發了拉丁美洲的金融危機。以上的劇情,有沒有可能在這次川普得稅改下,重演一回呢?

美元指數DXY

  這一回,川普政府希望通過減稅方案,引導美國企業及國際大型企業回到美國投資,以創造就業的方式讓美國選民有感,為川普的第二任鋪路。美國總統川普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於 2017 年 7 月 26 日在白宮東廂記者會上宣布,富士康將於威斯康辛州投資 100 億美元,預計創造 3000 個工作機會,未來可上看 1.3 萬個。川普得意地說︰「如果我沒選上,這個投資就不會發生。」(President Donald Trump, claimed credit for Foxconn’s“incredible investment” which he said would not have happened if he had not been elected.) 川普非常清楚,只有讓選民獲得工作、賺到薪水,才會認同川普的能力足夠讓美國再次偉大。

  當川普政府 2017 年 9 月公布減稅規模 6 兆美元的稅改計畫,美元與全球股市同步攀高,美元指數 DXY 觸底向上走出近期新高。而且,美國國會將在 2018 年遇上期中選舉,但自川普上任以來,兩黨議員都苦無建樹,正好藉由稅改利多,向選民交代政績。因此,川普稅改的實現機率大為提高,帶動美元看多。
 
 

川普對企業降稅 台灣反其道而行

  川普稅案的核心,就是將企業營所稅由 35% 降至 20%,但台灣稅改草案卻是要將營所稅由 17% 往上提高到 20%,作為個人綜所稅的降稅籌碼,以維持租稅中立。綜合來看,台美營所稅率一升一降之際,對鴻海、台積電國際性廠商會有鼓舞赴美投資的作用,這些廠商要到美國設廠的意願會因此增加。當川普再祭出「邊境稅」手法,鴻海到美國設廠也是不得不做的安排,而且愈早做,缺政績的川普愈感謝。只要「美國設廠」「美國製造」趨勢確立,美元非常有機會走上升值通道上。當美元升值後,後知後覺的廠商才將雜幣資金轉入美國,所能換匯的美元更少,資金所有人目前也在衡量適合的換匯價位,以免太晚兌換,更吃虧。

  就技術線型而言,下圖為美元指數 DXY 周線圖,當藍色 5 周均線與紅色 20 周均線交叉時,都可視為多空轉折點。在 2 年期間,只有 3 次交叉,前 2 次交叉都是很成功的多空轉折訊號。最近才剛出現第 3 次交叉,是否就表示美元將有新行情?將值得繼續觀察。

DXY2年周線圖

  在此基本面與技術面的推論中,美元若有升值走勢,台幣就會有貶值壓力。難怪,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於今年 10 月 25 日至立法院進行業務報告時,談到新台幣 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是炒匯投機客最好的武器,為維持金融穩定,發下重語「任內都不會開放」。NDF 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一種,採差價交割,不需要全額本金,具高度槓桿性質,可以小搏大,方便進行炒匯,造成貨幣巨幅震盪。當年 1997 金融風暴時,新台幣重貶,央行禁止新台幣 NDF 業務,目前只開放本國銀行間,以及國銀海外分行辦理。深思彭總裁重語「任內都不會開放」,或有「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底蘊!
 

無恃其不來 恃吾有以待也

  回顧 2017 年初,由於美元轉弱及歐洲負利率,國際資金選擇轉入亞洲台灣、韓國、香港、中國股市,造成一波資金行情。外資匯入推升新台幣匯價衝破 30 元整數關卡,曾出現 2 字頭。台積電 (2330-TW) 在 10 月 30 日衝達歷史新高 245 元,市值也達歷史新高 6.35 兆元,也帶動台股大盤改寫 27 年新高。

  但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在美國稅改及 Fed 提高利率趨勢的雙重影響下,當國際資金可能隨美元升值走勢,離亞入美,相對的亞洲幣別匯率就會有走貶壓力,必須慎防對亞洲新興股市造成的衝擊。

  萬一,2018 年出現台股回檔,從頭部下挫 20% 幅度,融資追繳出爐,融資戶為了補款,會急於籌錢而將房產殺低變現,如此容易演變成股房雙殺。而 2018 年,台灣正舉辦縣市長選舉,股房市向下波動將會影響選民對政府應對手法的優劣的評估,而且股房市的損失又會帶來選民「強烈有感」情緒。再加上島內「反年改」團體一定會在選舉期間,有所表態,同時,對岸也會展現「政治更硬、民間更軟」的政策力度,以上財經情勢的沙盤推演,不見得會發生,但執政黨應該會審慎評估。

  為了避免台灣金融市場劇烈波動,這次台灣稅改重頭戲就在股利所得的大戶降稅秀,希望達到吸引投資人長期持有股票,勿因為短期波動而造成非理性拋售。再加上金管會放寬「投資風險權數」,讓銀行多出 1.3-1.8 兆的銀彈,隨時待命接手外資拋售的賣壓,而且讓房市投資客更容易得到銀行融資而進場接手拋售的房產,這也符合孫子兵法《九變篇》「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穩定台灣金融市場的法則是,不要寄望於外資不會殺盤匯出,而要依靠自己的金融體系有萬全的準備,嚴陣以待;不要寄望於美元不會升值,而要靠自己的靈活財稅與貨幣政策,具備讓熱錢無法攻破的力量。


 
 文/
 林嘉焜 

 台北金融講師

 歷任本土及外商之銀行及壽險公司之高階主管,也曾擔任CFP®之講師
 目前主要工作專職於董監股權規劃、稅務規劃、海外金流規劃…等專業諮詢服務。

※ 本專欄非經原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延伸閱讀:
榊原英資:美國經濟續航力強
呂忠達:美朝危機 韓圜成為市場風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