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台北金融

金融願景大師談/鄭貞茂:防制洗錢 金管會要模擬考

標籤 : 金融願景大師談, 鄭貞茂, 金管會, 洗錢防制
觀看人數 : 1200 , 回應 : 0
  揮別黑天鵝事件頻傳,金融市場震盪劇烈的2016年,迎來全新的2017年。展望今年,主要的經濟體美、歐、中仍處於劇烈變動中,工業國家和新興市場的消長,亦在歷史轉折點,而台灣面對的挑戰亦將更為嚴峻。為能清楚解析台灣、甚至全球金融形勢的發展,理出具前瞻性的思維,進而提出因應作法,台北金融基金會與經濟日報持續合作規劃「金融願景──大師談」系列專訪,以金融專欄方式,將訪談內容予以詳實刊載,供各界參考,以期發揮政策建言與願景勾勒之目的。
 
 
主持人 周吳添(台北金融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與談人 鄭貞茂(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委)
紀錄  記者 仝澤蓉、韓化宇
攝影  記者 王騰毅

 
  金管會副主委鄭貞茂接受台北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周吳添專訪時表示,金管會力挺金融科技發展,但科技業者從事金融業務時,必須遵守一些基本原則,例如洗錢防制等。

  此外,為了因應明年台灣將接受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的相互評鑑,鄭貞茂說,規劃今年7月針對台灣金融業,進行一場防制洗錢評鑑的「模擬考」,在正式評鑑展開前,透過模擬測試找出反洗錢工作上的缺失與漏洞,盡速改善。同時正在研究,要求所有金融機構設置「資安長」,全面強化金融業的資安防護網。

  為配合政府新南向政策,鄭貞茂說,今年預計與東南亞國家簽署金融監理的合作備忘錄(MOU),也會更積極協助業者到東協國家布局。

  以下為鄭貞茂的專訪紀要:

 

看金融監理 面臨三大挑戰

周吳添(以下簡稱周):2017年國際經濟情勢發展對台灣金融產業與金融監理的挑戰?
 
鄭貞茂(以下簡稱鄭):
今年從國際發展趨勢來講,對台灣監理單位至少有三大挑戰。

  第一個挑戰是延續去年的洗錢防制及法遵議題,行政院已成立洗錢防制辦公室任務編組,2018年台灣將接受APG評鑑,金管會為此組成任務小組,也責成銀行公會訂定相關程序規定。

  第二個挑戰是如何因應金融科技發展趨勢。

  金融近年成為熱門話題,為建立監理沙盒機制的「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下稱條例)草案已提報行政院核定,相信很快能送立法院審議,有望本會期完成三讀立法。

  條例立法通過後,其實是憂喜參半,喜的是協助金融科技發展的監理沙盒機制終於有法源依據,憂的是外界對監理沙盒充滿期待,但監理沙盒在台灣畢竟是一個新的機制,要如何運作?中間會碰到哪些困難?完全是未知數。

  舉例來說,科技業者申請進入沙盒試驗創新金融業務,實驗成果也不錯,這時就要考慮配合這項創新業務進行修法,但如何修法又是一大難題;若涉及到法律,就必須送立法院審議,增加修法難度。

  最後一個挑戰與金融情勢發展有關,台灣要持續發展資本市場,但許多基金業者這幾年資產沒有大幅提升;近期台股成交量雖然有回升,但仍不滿意,金管會期望有更多公司掛牌上市,讓投資人有更多選擇。資本市場健全,才能支應國家基礎建設。

 

推創新業務 避踩法令紅線

周:金管會對監理沙盒的規劃與期許?
 
鄭:
「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預計上半年完成立法,下半年要開始制定後續的子法與配套措施,法規都建構完成後,便開始接受業者實驗申請。

  因此,條例通過後,才是考驗的開始。

  除了科技業,金融業想要從事創新業務,亦可申請進入沙盒實驗。譬如,某銀行開發出「視訊櫃台」(VTM),客戶站在VTM的螢幕前,就可以跟銀行人員對談,銀行藉由VTM來認證客戶身分,不用跟「真人」面對面,即可直接提供開戶、核發金融卡等金融服務,這項業務尚在試辦階段,金管會尚未核准廣設。

  未來若有類此引領金融業界之金融創新技術或業務,如果與現有法規有所牴觸,銀行亦能將此當成金融創新,申請進入沙盒實驗成功後,就能申請全面安裝開辦服務。

  我要強調一點,金管會支持金融科技發展,但要跟科技業者溝通的是,很多人認為門既然已敞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仍不可忽視法令遵循;特別是有些基本原則,不論什麼行業都得遵守,沒有特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洗錢防制,再創新的業務,也不能逾越這條紅線,科技業者一定要清楚認知,基本的底線在哪。

  此外,未來科技者申請進入沙盒實驗前,會先請專人就業務細節與業者討論研究。

  比如說,申請的業務有無必要進入沙盒?若是現行法規沒有不允許的業務,則無須進入沙盒實驗。

  總而言之,金管會是站在「輔導協助」的立場,而非扮演監督管理角色;若實驗成功的業務需要立法院修法配合,金管會也會幫忙跟立委協調。


周:台灣銀行業面對2018年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相互評鑑的因應與準備?
 
鄭:
金管會已全面加強防制洗錢的相關法規,也請銀行公會針對反洗錢訂定規範。最重要的是,金融機構必須對防制洗錢有更深入的認識,及更積極培育反洗錢的專職人員。

  鑒於明年台灣將接受APG的相互評鑑,預計今年7月,金管會要針對金融業進行模擬評鑑,包括APG兩大評鑑項目「技術評鑑」與「效能評鑑」。

  另修正相關辦法要求所有銀行委請會計師進行洗錢防制之專案查核,於106年9月底前將經董事會通過之會計師查核報告函報金管會。

  APG的評鑑相當嚴格,就算是美國與新加坡這麼成熟的市場,部分效能評鑑之結果也不如預期。因此,必須透過一場「模擬考」,才能知道台灣在防制洗錢工作上,還有哪缺失,趕緊在明年接受評鑑前把漏洞補起來。


 

銀行防駭 應設資安長

周:美國升息對台灣金融業的影響?
 
鄭:
先談對壽險業的影響,升息會使壽險業的債券投資部位出現評價減損;另一方面,現今國際政經形勢錯綜複雜,外匯預測變得更加困難。

  從學理上來說,美國升息有助美元走強,但美國總統川普又對強勢美元很有意見,對金融業而言,要進行外匯避險難度越來越高;像是前二個月新台幣強升5%,令壽險公司外匯準備金下降不少。

  匯率變得難以預料另一個影響,是一些連結匯率的商品,過去賣得很好,但因匯率變化莫測而使銷量下滑。

  另外,在證券業方面,今年初台股量能大增,證券業繳出亮眼的獲利成績,但證券業要追求長期發展,不能仰賴短期市場表現。

  因此,金管會鼓勵基金業者到海外布局發展,爭取更多外國人投資台灣基金,對此,投信投顧公會正在研究相關措施。


周:金管會如何協助台灣金融機構海外布局?
 
鄭:
過去很多金融機構向金管會申請布局東南亞市場時,會遭遇到一些問題,我們希望能盡量協助他們。

  例如某家銀行曾經因為違反法規被裁罰,導致無法到東南亞國家布局,金管會就督促它積極提出改善措施,不要因為過去的裁罰紀錄,影響在其他國家的布局。

  而且,金融機構要在海外進行併購活動,當地的監理機關也會來詢問這家機構的信用狀況,如果我們說這家銀行被罰過,可能就不被允許來併購了。

  金管會除了儘量站在協助業者的角色外,今年還會跟一些東南亞國家的監理機構簽署合作備忘錄(MOU),但比較低調進行。

  另外,在期貨、股票的全球性組織,我們今年都非常積極派人去參與,例如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最近邀請金管會派人去駐會,我們會儘量爭取預算跟人員,才能夠參與這些國際組織。


周:數位金融趨勢下,如何兼顧資安與駭客防制?
 
鄭:
一般金融機構都有設置資訊部門,但是資訊和資安不一樣,兩者是有區隔的,金管會正在研究是否要求銀行設立一個資安長,這議題正在研議,需要聽取各界意見,因為對銀行來說,現在必須設置法遵長,未來還要設立一個資安長,會擔心成本支出過高。

  但金管會的原則是,資安的部分一定要有專責人員負責,至於名稱則可以再研究。

  金融機構或許有成本考量,例如之前券商被駭客集體騷擾的事件,凸顯小型券商因資源有限,導致資安防護能力不足,金管會便會協助他們,在跟電信公司購買資訊安全服務時可以降低費用,或以團體協定契約方式,降低提升資安防護的成本。
 
 

促金融稅改 創造多贏

周:FinTech趨勢下,如何透過產學合作協助金融人才轉型?
 
鄭:
銀行已經有在做轉型工作,比如部分銀行開始裁撤分行,或積極發展線上業務。在申請裁撤分行的過程中,我們希望銀行要做好對人員的配置與轉型,比如把人員配置到不同單位或重新訓練學習。

  我認為,機器人時代對銀行從業人員是挑戰也是機會,一個行員如果做每天例行性、完全不用動頭腦的工作,就容易被機器人取代;但換個角度想,機器人技術將理財服務擴及到更多人,有助落實普惠金融,若懂得善用這些工具,行員的工作機會及服務效能就會提升。

  這就好比說,過去的飛機是以人工駕駛,現在很多飛機都是自動駕駛,可是現在還沒有辦法做到飛機上不搭配駕駛員,因此現在的機師要做的是維持自動駕駛和自動導航等系統正常,所以他要懂得的知識跟以前只開飛機的知識,是不一樣的。


周:金管會要如何創造多贏的金融稅制改革願景與建議?
 
鄭:
李主委日前在立法院就「金融業因應人口高齡化之業務發展」進行專案報告時,有提到長照和年金保險,主張可以在個人所得稅裡給予部分扣除抵減;資本市場當沖降稅也列為本會期的優先法案。至於資本利得稅要怎麼改革,財政部在今年上半年會有結果。

  從財政部的期中報告結論來看,初步應是調升企業營所稅,並調降個人綜所稅,在資本利得方向則傾向分離課稅。我也會建議金融稅改,但權責在財政部。


周:您來自業界,可否分享公務體系和產業界這兩種不同工作崗位,您這幾個月來的心得?
 
鄭:
每一個工作都有他有趣的地方,也有其挑戰性;過去我在外商銀行擔任經濟學家,服務的對象是一般企業,面對的挑戰是在有限人力下,必須做很多事情;後來到金融研訓院,一方面擔任政府智庫角色,一方面要培訓人才,還要舉辦考試業務,面對的客戶是金融機構,因此金融機構所面臨的挑戰,也是金融研訓院的挑戰。

  之後服務的單位農業金庫,則是一家配合國家政策的銀行,服務對象是農會和農民;現在來到金管會,需要跟立法院互動,服務對象除了金融機構,還有民意代表,以及進行協調時的各政府部會。從企業到金融業,再到農會、農民和民意代表,這些年來,我服務的對象一直在擴大。

  任何工作都有挑戰,面對這些挑戰,是非常好的成長經驗。我們在每個位置上都要做決策,決策必須要考慮到各面向,例如建立監理沙盒機制,一開始立法院考慮方向是以現有法規進行調整,但主委認為這樣不夠周延,決定另立專法,金管會同仁從與政府相關部門和業者開會,到寫出法案草案,短短一兩個月從無到有,就把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法案周延訂出來,展現李主委決策明快的特長,最值得我學習。


 
※ 《金融願景大師談》系列專欄與經濟日報合作,非經經濟日報及本基金會同意授權,不得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