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今周刊

陶冬:Quitaly,終結的開始

標籤 : 趨勢,今周刊,大師觀點,陶冬,義大利,憲政公投,倫齊,歐盟,脫歐
觀看人數 : 200 , 回應 : 0



 

繼英國脫歐、美國大選後,義大利公投未過,在在顯示精英統治者悖離民情;
自2008年金融危機起,義大利一蹶不振,又遭逢難民危機,脫歐之路正在起步。

  義大利公投塵埃落地。義大利選民以65%的投票率和59%反對票數,向自以為是的政府精英階層說No,總理倫齊黯然下臺。繼英國公投和美國大選之後,精英階層第三次被同一塊石頭絆倒,再一次表明建制內的統治者脫離民情太遠了,選民根本不買他們威脅的帳,只想用手中的選票表達憤懣與絕望,表達對全球化/歐盟化的不安與抗拒。筆者看來,這是川普主義在歐洲的延伸。
 
  Brexit未了,Quitaly又起。兩者的共同點是疑歐,不過義大利公投本身的議題並非脫歐,而是修改義大利效率低下的議會體制,所以此次公投導致了倫齊內閣倒臺,只是暫時沒有脫歐的直接後果。相信執政同盟也不敢貿然提前大選,義大利不過是更換了一位總理。
 
  但是此次公投結果中選民的態度極其鮮明,勢必助長反對派勢力的聲勢。極端勢力五星運動,在義大利已經佔有30%的民意支持,相信也是這次公投的最大受益者。下一次選舉之時,脫歐必然成為五星運動的訴求,支持它的是義大利人民維護主權的意願,要求政策決定於羅馬,而非柏林(德國政府所在地)、布魯塞爾(歐盟總部所在地)、法蘭克福(歐洲央行所在地)。
 
  在歷史上,英國一直對歐洲聯盟態度游離,而義大利則是積極的宣導者。它是歐盟初創六個成員國之一,甚至歐洲共同體成立的協議還是在羅馬簽訂的。義大利是歐洲聯盟的一塊基石,義大利退縮對歐盟、歐元的衝擊一定遠遠大過英國脫歐。義大利開始退縮了。

 
Italy and Europe are at the center focus by European Parliament, on Flickr
Image credit: © European Union 2014 - European Parliament"  (CC BY-NC-ND 2.0) by European Parliament
 
  自從2008年金融危機,義大利的工業產值萎縮了接近四分之一,雙位數的失業率居高不下,銀行壞賬飆升。
 
  為了修補財政狀況,政府削減開支,人民生活水準大幅下降。為什麼美國很快從危機中爬了出來,義大利卻不能?這裏有政治結構和企業文化的原因,不過義大利缺少匯率這個危機逃生門也是重要的原因,匯率調整掌握在法蘭克福手中,而歐洲央行必須平衡阿爾卑斯山南北之間的利益,尤其是德國利益。歐元匯率居高不下,對於義大利經濟的國際競爭力是災難性的,其所製造的通縮心理對內需也產生重大的抑制。
 
  接下來的難民危機,更讓義大利人崩潰。幾十萬難民湧向該國,對經濟、社會和治安均構成衝擊,但是義大利政府卻沒有決策權,難民政策由歐盟和默克爾說了算。難民在消耗社會資源和製造治安問題上負面消息不斷,加深了選民對歐盟這個人為的超主權機制的不滿。
 
  倫齊可能是最後一位對歐盟、歐元持親善態度的義大利總理。他的離去不至於立刻觸發Quitaly,但是義大利轉向疑歐木已成舟,義大利脫歐的過程已經開始。這個發酵過程,對市場可能構成衝擊;一旦義大利脫歐,歐盟可能崩潰。當義大利再次啟用里拉的時候,北京、上海的一套住房,或許在當地可以換來一個城堡。


 
 
本文取自今周刊1042/陶冬《Quitaly,終結的開始
※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