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台北金融

金融願景大師談/顧立雄:金融監理沙盒 拚跨境合作

標籤 : 金融願景大師談,金管會,顧立雄,Fintech,監理沙盒
觀看人數 : 2213 , 回應 : 0

金管會將以最高效率審查創新案件 積極搭橋英日星 所有人都能申請 盼科技業也能加入

  展望2018年,主要經濟體美、歐、中仍處於劇烈變動中,工業國家和新興市場經濟的消長也在歷史轉折點,而台灣面對的挑戰也將更為嚴峻。為能清楚解析台灣、甚至全球金融情勢的發展,理出一具前瞻性的思維,進而提出因應作法。台北金融基金會與經濟日報合作的「金融願景大師談」,特安排台北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周吳添與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對談,了解金融監理與產業發展政策,以及如何因應數位金融的挑戰。

顧立雄談話重點
 
主持人 周吳添(台北金融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與談人 顧立雄(金管會主委)
紀錄  記者 葉憶如、邱金蘭
攝影  記者 王騰毅

 
  因應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趨勢,立法院三讀通過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相當重視這項金融監理沙盒條例的執行,將親自領軍,以最高效率受理創新案件的審查,顧立雄表示,除了年輕朋友的概念發想外,他也期許大型科技業者能進入沙盒,讓科技與金融服務商品作結合,他認為,未來AI(人工智慧)最有發展機會。

  顧立雄表示,任何人都可以申請進入沙盒實驗,包括對岸也可以,他不想因此對大陸產生任何差別待遇。金管會也積極與英國、日本及新加坡等國,洽談金融監理沙盒等跨境合作。

  對於金融發展,他會從法規鬆綁著手,協助金融業發展;他並提出自我期許,包括短期內,希望金融科技、監理沙盒在他任內一定要做出成績;對於金金分離等政策,未來一年內要有明確結論,促成金融業公司治理可以擺脫家族困擾。中長期則希望藉由導引金融業支持5+2等實體產業發展,過程中也能讓國內銀行跟著學習歐日系等先進國家專案融資的實戰經驗。以下是顧立雄的專訪紀要:

周吳添問(以下簡稱周):為推動金融監理沙盒,金管會要成立「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中心」,您親自擔任主委的意含?

顧立雄答(以下簡稱顧):
金融監理沙盒是在一定範圍內,如一、二百人範圍內,大家嘗試錯誤,容許科技創新,也容許金融業者來理解科技業者,要實作才知道可不可行。

  為執行立法院通過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我們把原來的金融科技辦公室,擴編為「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中心」,這是任務編組,人員、經費都沒額外增加。我兼任中心主任,除代表對此中心任務的重視外,也希望減少未來申請案件,在局處之間跑來跑去行政效率的延宕,大家都看首長,我來做,可以跨局處的快速解決問題,展現效率。

周:金融監理沙盒涉及金融跟科技的結合,您給年輕人有什麼樣的期許?

顧:首先希望年輕朋友的概念發想,可以透過監理沙盒得到驗證,也讓金融業者看得到;這有點類似創櫃板,都尚未公開發行,就是輔導他們,沙盒就是讓科技業進來,有個場域實驗,實驗過程也讓金融業看到。

  第二,期許大型科技業者也可進沙盒,大型科技業者某種程度的規模,可擔保實驗階段可以做到消費者保護、資安,能力、能耐會比年輕朋友更高,也有很多的發想;科技業者也想跟金融業者合作,但大家還沒有看到的情況下,金融業者相對也會保守。

  其中最有可能我認為是AI,這塊不僅在銀行、保險或證券,理財或保險的業務上,AI或區塊鏈,這些技術大型科技業者可能已有些能耐,如何進展到金融服務商品作結合,這部分可能也要跟金融業合作。

  第三,金融業者也可以進來沙盒,金融業申請業務要確保商品可做好主管機關金融監理的要求,先進到沙盒試試,暫時可以不受較高度的法令規範,可在有限範圍內來嘗試創新業務。

周:金融監理沙盒在跟國際對接上有何作法?

顧:我們金融監理沙盒的法規很鬆,對於申請對象沒有限制,外國人、本國人都可以來,公司可以來、自然人也可以來申請,沒有任何限制,已跟國際接軌。

  其次,我們也試著與一些國家簽訂金融科技創新合作備忘錄(MOU),做人才、資訊等交流,甚至輔導等各層面合作等,我們會想辦法試著跟英國、日本、新加坡等國家洽簽MOU。

  未來金融監理沙盒的執行,也會涉及跨部會,例如任何涉及支付,都要央行同意,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也會很在意洗錢防制,要沙盒不能出亂子,還有資安等等,尤其涉及高科技等,也要跟科技部溝通,涉及的跨部會很多。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接受台北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周吳添專訪

  

金金分離 劃出明確界線

周:您上任後強調公司治理,包括推動金金分離、產金分離等,考量為何?是否跟過去在律師執業過程中看到現象有關?

顧:過去有些案件,像永豐金案、還有中信金,大股東有產業跟金融業連結過深,將金融業資產放入私人關係人交易等情況,大陸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日前向龐大金融集團宣戰時,也批評有些大股東把銀行當提款機。很多律師都辦過國內十信案,十信案也類似大股東把銀行當提款機。

  產業經營及金融業經營若無法有效劃紅線切割,就會產生問題,現在已經有劃線,像大股東適格性,及銀行負責人資格條件規定不可兼任非金融相關事業負責人、職務相當之人等,採實質認定,拉出一條產金分離的線。

  產金分離的線,現在有了,但現行的規範僅在於銀行負責人的兼任規定,範圍較窄,我提出的「金金分離」是更進一步規範。

  例如寶佳透過很多公司投資金融業,這些公司實質受益人都是其家族,只是透過不同法人持股,寶佳現狀是專注在台中銀行(指派董事),市場關注會否在永豐金或台新金改選時,爭取董事。所以現行規定下須再劃一條線,同一關係人可能是家族,實質決策者是同一家族,只是掛不同公司指派不同的自然人擔任董事,但法人決策都是同一人,對於現行不可兼任其他負責人規定上產生規避,但結果都是一樣的,所以要再有一條紅線。

周:財務性投資我不選董監事,也可以支持你當選董監事?

顧:很多機構投資人做財務投資,可能支持公司派或市場派,我們要拉的線是自己或同一關係人,在不同銀行插旗的情況。

  這些問題又衍生出公司法第27條有關法人董事問題,可藉法人董事當選,法人不可能開會,一定要指派自然人開會,所以也還好,但公司法又規定隨時可改派,這才是問題所在。但公司法是否調整是另一件事,我們要思考的是金融業要不要先調整,因金融業是採高度監理的行業,銀行、保險業都涉及人民資產,因此先就金融業探討法人董事問題。

  從產金分離到金金分離,逐步衍生的一些相關制度問題,都值得思考的,目的無非在健全金融業公司治理,主軸都在公司治理,這條線要拉到多嚴、多鬆,政策上的選擇就會形成很大的影響,這些都是從提升整體金融業公司治理衍生出的一問題,金管會必須來作思考,並確立政策。
 
fintech-darkblue by Monito - Money Transfer Comparison, on Flickr
 

強化治理 擺脫家族干擾

周:是否思考在您主委任期內,可以為建構金融業體系留下一些更紮實的紀錄?

顧:這需要短、中、長期角度來思考。第一,短期內完成幾件事,包括我希望金融科技、監理沙盒在我任內一定要做出成績。

  第二是回應一開始自我與社會的期許,有關資本市場公司治理藍圖,我要從原本的五年縮短至三年達到一定程度,其中涵蓋的金融業,希望短期內差異化管理、自我風控管理,包括產金與金金分離的討論等,未來一年內要有明確結論,促成金融公司治理可以擺脫家族的困擾。

  第三是導向金融業去支持實體產業,包括離岸風電等5+2產業,一方面響應政府政策,一方面也藉此提升國內金融業服務素質,策略上拉躍躍欲試的外銀加入,放寬許多限制,但給予上限,讓本國銀行一起合作參與,跟著學習歐日系等先進國家專案融資的實戰經驗。

  另外也放寬壽險業加入,我看去年匯損比盈餘還要多就很火,有責任研究鼓勵開放保險業投入5+2產業;而銀行業少了工業銀行後,但仍有創投可研究導入中長期投資並開放私募基金,透過5+2產業投融資法令鬆綁,吸引資金進來,透過成功的商業模式能營造好的生態環境,不要讓銀行幾兆游資閒置、壽險業十幾兆元資金留在國外。

  因此,中長期要去思考涉及金融體系發展的幾部基本大法的修訂,如銀行法、保險法、期交法、證交法,還有不動產證券化條例等,很多人考慮長期綠能設備都可以證券化等等,如今看來不動產證券化條例是過度僵硬。

  銀行法希望也能呼應公司治理的層面,牽涉到純網路銀行、非商業的專業銀行業務等,保險法則有關保險公司管理與保險契約這二塊,有些東西太落伍而要更新一下。證交法、期交法,也要長期因應公司法修訂與公司制度新的鬆綁,要符合市場需求等,也該進行修法。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接受台北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周吳添專訪
 

穩定秩序 落實三工作

周:可否用一、二句話來勾勒金融業發展想法與對金融業的期許?

顧:就是透過法規鬆綁與開放,這與監理方式有關,我是唸法律的,理論邏輯上只要能說服我都OK。

  金融業授信多就賺得多,基本上與產業息息相關,引導資金配置在5+2產業政策上。我當然希望從融資上鼓勵與法律鬆綁,引導保險或銀行資金直接或間接投資,甚至包括資本市場上的籌資准入等。

  金融產業本身上也希望發展正開始學習的FinTech,未來時代跨業愈來愈明顯,數位匯流時代根本搞不清楚競爭者是誰,金融業必需要明白對手帶來的威脅,沒有辦法像科技業靈活,但科技業idea概念發想多,卻搞不清楚金融受高度監理、金融秩序穩定要求,要懂資安、要懂洗錢防制等。

  將來金融業跟金管會都會面臨到相當嚴酷的挑戰,而科技業躍躍欲試,現在透過在金融監理沙盒實驗下,不用很長審核期,小規模的嘗試錯誤後,過程中容許科技創新,又讓金融業者一起了解並實作。

周:內稽內控與反洗錢等今年備受重視,金管會扮演重要監理角色,希望金融業者如何配合?

顧:金管會有三項工作。

  首先,是金融產業的發展,不是單純的監理機構也要兼顧產業發展。

  二是監理的要求,涵蓋很廣,洗錢防制只是一環,還有資安、消費者保護、強調企業社會責任等,監理最後拉到的就是為了金融秩序穩定,不讓消費者有糾紛、資安問題造成恐慌等。

  三是支援實體產業,資金的流通與配置、企業與社會經濟發展等,都與金融息息相關,是非常的重要任務。

  談到金融秩序的穩定這塊,如何進行有效監理,我提出溝通、效能與韌性三項監理。

  一是「溝通監理」,最後決策前要先跟業者、存款大眾、周邊單位、國會、跨部會多溝通後形成好的共識。

  二是「效能監理」,要差異化管理涵蓋面廣,加上網路發達、資安問題等如今面臨很多的挑戰,還要利用科技手段來監理等等。我的基本前提就是要求業者自己先證明有能力做好風險管理,不能什麼事都要我跑到他們那邊去。

  你證明是OK的我就給予你寬鬆。「大人我就用大人方式對待,小孩子就不要抱怨我多一點關注」。

  最後是「韌性監理」,一方面要銀行有關資本與流通、國際接軌、承受逆風壓力測試的韌性要提高,一方面也期許金管會面對任何案件,受高度關切也要有強韌面對的韌性。




※ 《金融願景大師談》系列專欄與經濟日報合作,非經經濟日報及本基金會同意授權,不得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