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賞 SHARE KNOWLEDGE

好文共賞
分類
今周刊

范疇:千人千匠 vs. 千人一師

標籤 : 趨勢, 今周刊, 大師觀點, 范疇, 競爭力
觀看人數 : 428 , 回應 : 0


 

西方經濟活動「以匠為本」,千人可出千名良匠;東方「以師為本」,千人只能出一良師;
台灣經濟若要提升,必須將普通大學生進化成高階的良匠,才能致勝。

  台灣經歷過電子業OEM(代工)、ODM(採購方允許製造方生產貼有該品牌的產品,俗稱貼牌)的輝煌之後,現下落入了PG(拚肝)和PDX(拚低薪)的淵藪。時不我與,原因很多,但不能說其中沒有文化價值的因素。核心文化價值如何影響經濟,論述眾多,從一百年前韋伯的巨著《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到近代許多學者對儒教文化抑制創新的批判,都在解釋為什麼同樣一顆腦子,生長在不同文化環境下會產生不同的經濟結果。大道理可以講很多,這裡只講一個小道理。
 
Artisan by Le Yéti, on Flickr

  西方自工業革命以來,從事經濟(或說想賺錢的人)的核心習慣是「運用之妙,在乎一器」,東方的核心價值則是「運用之妙,在乎一心」。因此西方長於設計一器一用,如刀有刀用、叉有叉用;中方長於一心萬用,如任何食材都用一把菜刀切、吃滿漢全席也就一雙筷子。

  因而,西方做事講究將複雜事務分解為步驟、專用工具,以專業分工SOP串聯, 東方則以複雜任務一氣呵成為最高境界。換個方式說,西方經濟活動「以匠為本」,東方則「以師為本」。匠、師的關鍵差別在於,西方(以德國為代表)千人即可訓練出千名良匠,而東方(以中國為代表)千人只能出一良師,其餘皆為次師或劣師,因為「以一心駕馭萬事」的境界非一般人能掌握。

  台灣在OEM時代,賺的是西方所傳授的低階匠錢,後來能升級為ODM,乃因文化價值合乎電路設計行業中的「運用之妙,在乎一心」特性。當下,東方功夫的老祖宗中國,依台灣的前例賺夠低階「匠錢」後,也開始和台灣搶賺「師錢」,但其人口是台灣的六十倍,其良師數量遲早會把台灣壓倒在地。

  同等價值取向之下,台灣經濟與中國競爭(不論什麼行業)的出路絕對不在「良師」,而在同時兼用以下兩策略:其一,提升自己的「良師系統管理術」,多用中國良師;其二,台灣本島內眾多沒有出路的普通大學生,刺激他們由低階的「小確幸小匠」,進化成高階的「良匠」。如是,才是解決拚肝和拚低薪之道。

 
本文取自今周刊1014期/范疇《千人千匠 vs. 千人一師
※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